22.茅山掌门 (1/3)

花千骨 作者:Fresh果果
热门: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 & 夫人,大帅又在作死了 & 八零军医小媳妇 & 第一侯 & 他的陆太太很甜 & 彩虹在转角 & 锦绣清宫:四爷,偏要宠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青梅好美味:竹马,甜蜜吻 & 恃宠而骄:爷,好猛!

    第二日一早和云隐前往茅山自然是把糖宝也带上。

    落十一一直送他们出了天罩然后才折返。花千骨第一次飞那么高踩在剑上丝毫不敢低头看下面的大海只觉得就要一头栽下去。

    看见糖宝在肩上手里抱着个白白的东西开心的扭来扭去怕风大它被吹下去。

    “宝宝你抱着什么呢这么开心?还是回耳朵里去睡觉吧?外面风大等下感冒了。”

    “呵呵呵十一师兄给我的棉花糖。”说着啊呜一口咬下去一脸的甜蜜。

    “骨头妈妈你也吃啊!”说着扯下“一大块”费力的高高举起。

    花千骨转过头去糖宝喂到她嘴里只尝到甜简直还不够塞牙缝的。

    云隐始终在她右后方不近不远的距离飞着她快他便快她慢他便慢似是恐她若有差错不小心掉下去。虽说下面是海但若是姿势不对五十米以上掉下去水面会比大理石地还硬当场脑袋就会开花。

    回望逐渐变小在视线中隐去的长留山心中颇有些不舍。半年时间她已经把这当作她的家了。

    突然又一想到脚下这把剑是尊上亲自赠予她的忍不住一阵激动和感动。

    云隐一路上跟她说着茅山派大小事务花千骨都一一用心记下。怕花千骨体力不支云隐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提议停在半空中休息一下。就这样一路上走走停停度又不是很快。花千骨怕在路上耽误时间太久总是推说不累继续往前。云隐也不违逆只是暗中控制断念剑减轻花千骨的负担。

    到茅山的时候已经是三日之后了花千骨想来自己当初和尊上从瑶池到长留山相当于这次两倍的距离也只花了不过半天而已。

    重回茅山当初花千骨做梦都没想到过自己居然是犹如仙人下凡一般直接从空中飞临而下。大殿的宏伟钟声连敲了十二下花千骨俯望下去九霄万福宫前密密麻麻跪了上千名弟子忍不住站在剑上的腿就开始有点软了这这是什么阵仗?!广场的巨坑早已填平。可是一想到当初里面的血肉模糊的屠戮景象还是忍不住一阵反胃。

    糖宝睡饱了爬到花千骨的头上万分激动的看着下面众人好像正在朝拜的是自己一般洋洋得意又沾沾自喜。

    钟声末突听着下面齐声高呼“恭迎掌门回山”声同霹雳雷惊差点没把她从剑上吓得掉下去。强自稳定心神姿态还算优雅的缓缓着6身边立马有弟子上前扶她。

    云隐领她直入万福宫大殿花千骨望着那高高在上的掌门金座心想这次算是豁出去了。兀的端坐在上面望着从殿内一直绵延到外面整个广场密密麻麻的弟子头还是直泛晕。

    面前不断来人参见从茅山的各个师叔长老到其他各派邀请来参加仪式大典的宾客。

    花千骨根本就记不住谁是谁的名字谁是谁的脸只是笑容僵硬的一一点头问好。

    甚至没有时间休息片刻接下来竟是掌门的正式接任仪式。花千骨有点无措的望着云隐他只是安慰的对她笑。

    面前弟子手捧一个空的金盘跪在花千骨面前花千骨傻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办就听到糖宝在耳中道把宫羽放金盘里。

    连忙从怀中取了来打开包裹着的手绢把小小的羽毛放在盘里。

    受羽仪式由茅山目前辈分最高的白胡子花花的清怀道长进行花千骨根据糖宝提示一切倒也没什么纰漏。

    最后跪在大殿正中对着茅山列祖列宗拜了三拜。清怀道长亲自给她挂上了宫羽之后默念心法花千骨看见无数的文字和图画在空中显现然后全部吸收凝结到了清怀道长的伸出的右手拇指之上。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花千骨 22.茅山掌门 (1/3)。手机阅读请访问:https://m.hyshu.com/xs4b12018549.html
<<上一章 返回简介 作品目录 阅读记录 下一页>>

好看的小说

  1. [都市言情]辣手狂医
  2. [男生热血]逆剑狂神
  3. [男生热血]第一狂兵
  4. [男生热血]狼与兄弟
  5. [男生热血]超级吞噬系统
  6. [其他言情]超级锋暴
  7. [男生热血]我的大小美女花
  8. [架空穿越]农家小皇妃
  9. [男生热血]我不是大仙尊啊
  10. [男生热血]至高使命
  11. [男生热血]超品修仙
  12. [男生热血]全民武道
  13. [男生热血]我是高手
  14. [男生热血]小秘书大情史
  15. [男生热血]摘天
  16. [男生热血]逍遥透视仙帝
  17. [男生热血]我老爹是阎王爷
  18. [男生热血]点道为止
  19. [男生热血]我和校花有个约会
  20. [古代言情]花颜策
  21. [男生热血]钧天道祖
  22. [其他言情]明日传奇
  23. [男生热血]豪门
  24. [男生热血]万年只争朝夕